首页
妈妈菜 /母亲的香脆萝卜干

2019-04-25 郑州财经技师学院 8

我的母亲是个奇女子。她教过书,种过地。她会唱戏,会缝纫,会编织,会嫁接果树,会刮痧,会养殖……更会做饭。我的儿子称我母亲为“厨神”。“厨神”母亲做饭很美味。不必说口感丰富的宫保鸡丁,不必说那酸甜诱人的拔丝红薯,不必说外焦里嫩的素丸子,不必说色味俱佳的凉拌海蜇,也不必说唇齿留香的东坡肘子,单是那香脆的腌萝卜干,就让人垂涎三尺,回味无穷。

每年的十一月,母亲便开始快乐地腌制萝卜干。她把买来的萝卜一个个洗净,就像小时候给我洗澡一样虔诚与认真。洗完以后,萝卜静静地躺在案板上,母亲把它们切成一根根长条,拿到阳光下晒两三天。接着,她把这些带着阳光味道半干的萝卜条,加盐腌渍在密闭的坛子里,连同幸福一起储藏起来。

待需食用时,母亲用洁净的餐具取出一些萝卜条,先冲洗掉多余的盐分,再淋上香醋,滴几滴小磨油,加少许白糖搅拌一下,嘎嘣脆的萝卜干就做好了。用筷子夹起一根,放在唇齿之间,“咔嚓”咬下去,满口的甘脆酸爽!好吃!

记得上高中,每次周末回家,母亲总是给我准备一大罐萝卜干,供我下星期带到学校。可是,每次周日返校,萝卜干刚拿到寝室,姐妹们便像饿狼一般冲过来瞬间瓜分我的萝卜干,完全不顾及自己的淑女形象。当她们就着馒头吃足萝卜干,抹着嘴,笑嘻嘻地望着无语的我:“谁让咱妈的萝卜干做得这么好吃!”唉!一罐子的萝卜干,总是周一还没有过完,已经空空如也,留我望“罐”兴叹!

从童年至今,母亲的萝卜干始终陪伴着我。虽然生活条件越来越好,食物越来越丰富,但是,我也从来没有吃厌过这爽口的小菜。去年冬天,七十岁的母亲搀着大病后手脚不灵便的父亲,辗转坐了两趟公交车,花费了一个多小时来到我家。一进门,父亲便晃悠悠地从包里拿出一大罐母亲调好味道的萝卜干。熟悉的香味弥漫整个房间,我百感交集。

母亲的萝卜干,于我不仅是一种美食,更承载着我美好的青春,浓厚的亲情。它在我心中永远爽脆绵长……